咨询热线:081-43056534

用歌舞读懂上海滩

三十五年前,香港TVB 版的电视剧《上海滩》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垫因香港以一个和上海具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他者”的姿态,现实记录下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十里洋场”大时代的那些滚滚洪流。纵然《上海滩》不若张爱玲的小说那么赤裸裸地把人性全部剖在光天化日之下,但剧中许文强、冯程程、丁力、冯敬尧等等彼时上海人的纠葛情仇被刻画地入木三分,更加能唤醒这座城市的记忆和回响。后来者,还包括电影、话剧、续集电视等等都企图以“上海滩”这三个字拷贝巅峰,怎奈传统已散佚,面子再行怎么清纯,里子总是不像了,直到音乐剧《上海滩》的首演,黄浦江的“浪奔浪流”或许才重现风华。

用歌舞读懂上海滩

说道上海,再生“万国百老汇”八十五年前的“十里洋场”,万国商贾靡集,也带给欧美各地的风情和人文。不管我们今天如何定义这段历史,华洋相处、兼容并蓄的文化融合注定是可谓了上海最甜美的城市底蕴。任何一个期望再现“上海风骨”的文艺作品如果没把握住彼时上海“东方好莱坞”“亚洲百老汇”的神韵都将是告终的,而音乐剧《上海滩》却有为此点。音乐剧《上海滩》剧组本身就可谓“万国百老汇”,大到主创和顾问,小至灯光舞美,汇聚来自美国、韩国、日本和香港地区的精英,全力打造出当年的上海风貌。近年来韩国音乐剧事业发展蓬勃,早已沦为亚洲乃至世界的音乐剧新的中心,也构成了一套在艺术和商业上双重顺利的产业模式。有鉴于此,《上海滩》特地找来釜山大学艺术系教授金孝经兼任艺术顾问,同时也把音乐剧最单薄的音乐顾问、舞蹈指导这两项工作交由韩国专家打造出,而工于细致和专业的日本舞台专家则被找来担任技术监督、舞美设计。对上海更加熟知并“喝TVB 奶水长大”的香港大师兼任剧本改篇及服装设计大任,前者是写出就《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南海十三郎》等经典剧本的香港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杜国威,后者则是赫赫有名、取得过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服装设计大师奚仲文,其名下早已有《倩女幽魂》、《甜蜜蜜》、《如果· 爱人》、《金鸡》、《龙门飞甲》等巨制,如今音乐剧《上海滩》又要希伯来一功。正牌来自百老汇,为《西区故事》、《悲惨世界》 、《屋顶上的提琴手》、《国王与我》等百老汇名剧兼任编舞的Bob Richard(鲍勃· 理查德)则首次为再次发生在东方的故事打造出舞蹈,为剧中大容量的舞蹈场面施展了浑身解数。所有这些国际团队的合力打造出音乐剧《上海滩》,成果大自然亮眼,意味着喜爱剧中一场方艳芸在百乐门于万千花团锦簇中合唱《夜来香》的戏,其奢侈带上点夸张的风格,几乎重制百老汇,如一席令人心醉神迷的影音飨宴,只能将人送回醉生梦死的魔都年代,观众早已被几乎赞叹。说道百乐门,重塑云峰八十年前的百乐门舞厅,是这个城市一切好和怕的缩影和象征物,正如音乐剧《上海滩》所要刻画的,大时代引着每个人南北各自的本性灾祸,特别是在是当这一切再次发生在上海,再次发生在百乐门。在八十年后要重现上海滩,首先是要重现百乐门,但这点并不更容易——百乐门本身是个传奇,炫色流彩的霓虹灯也只是外在,这里面不单有过夜夜笙歌,也曾有过舞池警匪,多少上海的历史和情爱在此再次发生。音乐剧《上海滩》自由选择距离百乐门舞厅原址将近百米的云峰剧院作为表演场地,本来早已有因为占有地理优势带给的观众们的心理尊重,然而这还过于,剧组想尽办法再生上海的决意大得难以置信。在音乐剧《上海滩》首演期间,杨家上海们经过云峰剧院约都要跌破眼镜,原本稍于静安寺北京西路大院里的部队剧场几乎大变样。数十年一成不变过的玻璃大门早已合体沦为二三十年代的繁盛南京路,商铺林立,霓虹溢彩。转入传统样式的旋转门,仿如把二十一世纪的现实拦在了门外,富丽堂皇的装潢,奢侈的水晶大吊灯、高雅的转动梯、大气的老式家具、根据老照片重制的先施公司老式柜台、甚至还有一跨步椅子就能跑起来的黄包车…… 所谓“今夕何夕”,上海滩“老克腊”们的时代就这样回来音乐剧《上海滩》回去,转入剧场觉得入戏太深。说道情怀,无非联合记忆这个时代所爱谈的“情怀”,只不过在上海这座城市里光阴百年,流过在每个上海人的血液里沦为总有一天的情感伏线,不必清谈,却早就铭记。不管是吴侬软语的紫竹调,还是国语时代曲的《夜来香》《玫瑰玫瑰我爱你》,抑或是双城远眺的“浪奔浪流”,《上海滩》早就是这城中人的联合记忆,看见过去,也照得闻自己。如果你还爱人上海,不论何时,看一出音乐剧《上海滩》,仍是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