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81-43056534

现在不是从前的时代了

十几年前我在纽约时装学院上学时,经常听得我的专业课老师们感慨,“现在可不是从前了。”她们摇着头忘着气,样子很替我们在这时候才转入这一行深感痛惜。我们的老师有不少就是指时装工业的前线撤回到学校这个大后方的,撤回的原因,据她们谈,大多是因为眷恋从前,无法适应环境眼下的工业状况;而从前,大约就只有在校园这块“净土”上才能感觉蛛丝马迹了。我有时候不会回答,你们口里的“从前”到底前到什么时候?她们大多不假思索地说道,最少是十年二十年前吧,我们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我们还年长的时候,我们学徒的时候;最少可以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甚至更加早于。  我们那时的主课,在可到一个月的周期时,总会夹杂一堂“总结大师”的时装历史课。课堂另设在校档案室里,大家围坐在一张下垂的高台周边,等着老师从仓库发售满满一铁架几十年前的“古董”。这些古董服饰大都是名人捐献的,被包覆在优质的棉罩里。每次老师冲破衣罩的拉锁,我们都凝神屏息,心情既激动又紧绷。Balenciaga经常出现的次数最多,老师总是小心翼翼盖住他衣缝里的每一处细折,让我们看他严谨的手工,然后说道,男子汉,Balenciaga当年就是用这么庄重的剪裁、高雅的线条培育了几代女人的品味──从英格丽·褒曼到格蕾丝·凯莉,从肯尼迪夫人到托娜·周。  这种历史课往往给我们留给这样的印象:那时的大师们唯一必须考虑到的就是“美还是不美”。他们要用他们指出最美丽的蕾丝、花边、纽扣,最凉、最润、最上等的面料,不厌其烦、精雕细刻地制作他们指出美丽的服饰。Balenciaga说道,“穿着我衣服之女性不用极致,甚至需要美丽,我的衣服自会使其享有这一切”──这完全马上出了我们所有学生的信念。在校园里,老师从来不说道成本、定价和基本订单量这些词汇,我的课堂笔记里连“yardage”这个织物码数字都未曾经常出现过,总而言之,任何非时装设计本身的因素样子几乎不不存在,或几乎需要被我们考虑到。“建构,我要看见你们的创造力!”我们的老师经常这么拒绝我们,“如果你们在学校里不乐趣地享用你们的创造力,享用创造力的自由能给你们带给的幻觉,大多数同学转入公司后不会找到这样的机会很久没了。

现在不是从前的时代了

”创造力!我们那时只怨它过于,无法每时每刻在每一节创作课上都给我们源源不断的能量,从未想要过有一天它竟然不会受到束缚,甚至沦为一种束缚。  我们的老师真为千古“前线”下来的,果不其然,等我们转入公司,天马行空的日子马上就完结了。  我还忘记转入公司的第一天,我的设计总监马上抱着给我一大摞公司的设计档案。就照这个所画吧,长短恒定,肥瘦恒定,如果你不愿,用半透明绘图纸夹在上面用笔也讫。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设计师生活吗?我那时一口气鼻腔了好几下口水。我们的大老板有时候也拒绝我们的创造力,可他毕竟为了敲开沃尔玛的大门,让我们把每字节七分美金的英国蕾丝替换成每字节一分五的廉价替代品;把原本5×5平方英寸大小的绣花图案缩减到2×2英寸;在寻找了每米两美元的丝绸供货商后,还要看能无法再行寻找九十美分的供货商。如果他的拒绝我们都符合了,而且老大他成功获得了订单,我们一定会沦为他嘴里的“天才”,除了逢人之后被炫耀,遇上他心情愉快,性情仁慈,还能因为“缩减创造力”而得个大大的红包。  久而久之,“什么是最差的”就仍然为我们所关心,“最差的”前面被再加更加多的定语,以致最后,这六个字变为了长长的一句话:“什么是在现有条件许可下我们所能做最差的。”“最差的”也从不是公司上下辩论的话题,从供货商到生产商再行到销售商介意的或许只有一个:什么是最差买的。  设计师们总是在和创造力做到着让步;如果你不愿让步,那无非是你的品牌没有了,像Andrea Gabrielle;要么是你没有了,像我的很多设计师同事们。  只不过,对于时代的困惑也并非今天才有。早在1968年,Balenciaga就因为不参见书中“流星”一文能向他很久无法认同的那个时装时代让步,重开了他在巴黎的公司,解散了江湖。 对于设计师而言,今天的时代是不是连他解散的那个时代还不如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