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81-43056534

心烦,成了头痛的“紧箍咒”

较慢读者:  1.紧绷型头痛,是最少见的头痛类型。  2.情绪紧绷、工作疲惫,不会减轻头痛的症状。  3.咖啡因能强化某些镇痛药的止痛效果。张大姐今年40多岁,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财务人员,工作单调、烦琐,而且经常必须加班费。近十年她常常实在头胀、头痛,尤其是年底工作整天时,一天下来,头上像戴着了覆以大帽子,重重地压着,有时又像孙悟空被唐僧读了紧箍咒,头部有放射状的箍紧感觉,相当严重时连脖子和肩膀也很酸痛。由于每次疼痛并不轻微,睡觉一会或者美容一阵子就能减轻一些,所以也就没有怎么在乎,仍然没有去看医生。最近,孩子录高中转入冲刺阶段,家里也全民皆兵,转入“一级集训”状态。每天清晨6点,张大姐就早早睡觉打算早餐,晚上12点待孩子睡熟了才不敢上床睡觉。一个月下来,每天一到下午就不会实在头两侧隐隐疼痛,用手按头部实在酸痛酸痛的。脑子样子没以前灵活性了,杨家是丢三落四的,脾气也显得自负一起,动不动就想要责备,睡眠中也没以前好。张大姐以为是更年期到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就在上个星期,张大姐一位多年的姐妹,也杨家是说道困惑的,忽然中风了,偏瘫在床。看到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小便都无法自理,张大姐心里有真是的伤心和惧怕,感觉头痛愈发相当严重了。她心想:得去检查一下了,不然也来个中风该怎么办啊。  第二天一大早,张大姐就急匆匆地到医院悬挂了个专家号。

心烦,成了头痛的“紧箍咒”

接诊的黄主任冷静地告知了张大姐的情况,并回答她头痛时否有脉搏跳动般的感觉,平时行驶、上下楼梯时头痛不会会减轻,疼时是不是恶心、腹泻或怕光、害怕声音喧闹等。张大姐皆不予驳斥问。测血压,长时间。  接着,朱主任用手在张大姐的头顶部、头两侧(颞部)按了按,问道:“疼吗?”  张大姐点点头:“有点痛。”  朱主任又沿着她的吊项部往下松开,再行力了压两侧肩部,问:“疼吗?”  张大姐问道:“酸痛酸痛的,但您松开后或许难受点。”  朱主任又叫张大姐做到了一些面部、肢体动作。看见朱主任给自己不作了这么多检查,张大姐心里越发紧绷一起,急忙问:“我究竟是什么病?以后不会会中风呢?”  朱主任相亲,恳求道:“不要那么紧绷,经过刚才的非常简单检查,你的病很有可能是紧绷型头痛。主要是由于你长年伏案工作,造成头部及颈肩部肌肉长久膨胀、痉挛和坏死,再加你最近精神紧张,工作劳累,之后减轻了头痛的症状。这种病跟中风并没具体的关系。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要回避脑部、颈部疾病,如颅内占位性恶性肿瘤、炎症、外伤及颈椎病,才能发病。”  两天后,张大姐拿着脑扫瞄和颈椎X光片来去找黄主任。朱主任细心看完,说:“你的脑扫瞄结果没问题,回避了脑部和颈椎的恶性肿瘤,可以临床是紧绷型头痛。紧绷型头痛是最少见的头痛类型,十个头痛病人里约有四个是紧绷型的。这种头痛的特点是双侧性及非跳动性的,病人主要感觉反抗或紧束感。紧绷型头痛的再次发生与多种因素有关,如肌肉紧绷、工作过度疲惫、情绪情绪抑郁症、头颈部经常相同于某一方位等。  “现在给你进些复方止痛药、肌肉肿胀药,以及提高情绪和睡眠中的药。但药物无法长年服用,过量用于止痛药反而不会引发反跳性头痛,所以你无法只倚赖药物化疗。除了用药,还不应调节情绪、劳逸结合,伏案工作之余留意头颈部的活动,缺失职业性或习惯性不当姿势,头痛就不会渐渐好的。此外,还可做做理疗、美容、针灸等。”  张大姐拿了药,高高兴兴地回家了。不吃了药,又按照朱主任的叮嘱调整生活和工作节奏,还转行了瑜伽,慢慢地,张大姐的头痛果真很少发作了。 (以上内容仅有许可家庭医生在线独家用于,未经许可切勿刊登。)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由网友公布,本站仅有提到以获取参照,不代表本站赞成文章的观点。如您指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求与我们联系:020-37617988 。